近日,兴富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王廷富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谈及了如此定位的初衷、投资逻辑与方法论。

每日经济新闻  姚亚楠

近日,兴富四期基金“苏州中新兴富数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成最终关闭,认缴规模为15亿元,至此,兴富资本累计管理资金规模近七十亿元。

不同于有些PE/VC热衷于谈论热门产业、竞逐风口赛道,兴富资本希望发掘隐形行业里的冠军企业,做好它们的资本合伙人。近日,兴富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王廷富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谈及了如此定位的初衷、投资逻辑与方法论。

王廷富-半身照

 

隐形冠军多为产业链中上游的2B企业 从做强到做大需转变经营模式

“隐形冠军是由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提出的概念,指细分行业的领军企业,它们更多隐藏在产业链中上游,属于中小企业,不为普通大众所知。我们定义中国的隐形冠军企业主要指在国内名列第一或位列亚洲前三强的公司,年营业额低于80亿人民币且不为公众所周知。”王廷富向记者介绍道,“它们以制造业或生产型企业为主,具备硬科技实力、能够长期可持续增长、高度专注于细分赛道且低调务实。”

为何将发掘隐形冠军企业作为兴富资本的投资目标?王廷富解释道,当前国内经济正从高速增长步入新常态,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经济增长结构,隐形冠军企业是一个重要抓手,投资陪伴隐形冠军企业成长不仅具备经济价值,也具备重要的社会价值。“当然,从投资人最为关注的投资回报率来看,如果把握好投资时机,大部分隐形冠军企业能够为机构带来十倍以上的回报,收益不菲且更为稳健。”

记者注意到,沿循上述思路,兴富资本已投资人工智能数据资源和数据服务提供商海天瑞声,高强高导铜合金材料制造商斯瑞新材等多个企业。通常,隐形冠军能够在单一产品、单一市场称王做强,而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此类企业后续增长动力如何、做强之后能否继续做大是投资人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在单一市场建立领先地位后,隐形冠军企业需要结合自身情况采取新战略来促进新增长。”王廷富告诉记者,多市场战略最为普遍,如线上线下渠道互通并行、境内境外双市场发展;其次,产业链纵向一体化战略也适用于新材料、加工制造等领域的企业,通过向产业链上游或下游的纵向一体化扩张以获得更多主动权;此外,拓展相邻市场,将业务延伸至周边相关领域的T型战略,以及打造综合服务平台,转型成为平台型价值链领导者的平台化战略都具备很强的参考价值。

王廷富认为,要实现从做强到做大的跨越,关键之处在于企业经营模式的转变,即企业能否实现从交付型向赋能型跨越。

“交付型模式是一种利己型思维——我向客户交付多少东西和服务,是经济快速增长阶段适合增量市场的传统做法。而赋能型模式则是一种利他型思维——我帮助客户提高了什么,是经济新常态下更适用存量市场的新做法。”他表示,隐形冠军主要是产业链中上游的2B企业,赋能客户的能力尤为关键,这种赋能可以是支持客户的业务创新,也可以是帮助其降本增效。当然,除了赋能客户,赋能代理商、渠道商和供应商甚至通过更高效的工具、更灵活的组织赋能内部员工都有机会推动营收规模的持续扩大。”

看好DaaS商业模式 创业者要尽早做好数据合规筹划

从具体的投资领域来看,DaaS(数据即服务)是兴富资本重点关注的领域,“当下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不仅是新的生产要素,也是重要生产力,2018年可以说是DaaS元年,我们观察到相关公司被市场快速接受迎来长足发展,随即把DaaS作为投资的核心赛道来布局,目前已投资万得信息、企查查、医药魔方等多个项目。”王廷富介绍道,金融、零售行业、医疗行业数据应用场景广阔,创新创业十分活跃。近来,自动驾驶领域的火热也使得其数据服务需求猛增,算法开发、实际应用等不同阶段所产生的各类数据有很高的价值。

随着数据的重要程度越来越高,其作为企业资产的价值也越来越高,王廷富提醒创业者,首先要有前瞻性地做好数据的合法合规工作,这是关乎企业立身与发展生命线的问题。目前国内有关数据安全监管相对滞后,企业更应尽早做合规筹划和安排,以确保获取数据的合法合规及正当性。“近年来大批科技企业崛起,它们掌握着海量数据,若不善管理将对公民个人隐私甚至国家安全产生诸多威胁。目前兴富资本在DaaS赛道主要投资商业数据、金融数据、产业数据等相关公司,对于个人数据公司我们仍抱有非常审慎的态度。”王廷富介绍道。

在DaaS领域,他尤为看重创业团队的产品化能力和共享协同思维,“能够把数据转化为客户需要的产品是企业的核心能力,比如,我们观察到DaaS若能和SasS很好结合为客户提供有效服务,公司的爆发力就很强。而由于数据本身具备互联互通的特质,我们希望创业者能够与合作伙伴进行数据的共享、协同,挖掘各类数据的关联性,发掘其更大价值。”

不投毛利低于30%的高端制造项目 投资时机尤为关键

高端制造是兴富资本另一个重点布局的领域,王廷富介绍称,兴富资本在这一领域的投资主要围绕工业机器人、自动化设备及其核心材料、核心部件展开。

多年来,我国制造业总量稳居世界首位,但从产业链分工来看,我国制造业尚处于产业链中低端,在关键器件和核心技术方面存在劣势。近两年来,面对外部的技术封锁,自主可控的技术和产业安全格局被频频提及,“在各项宏观政策的支持下,我们看到过往关键技术卡脖子、产品利润低、附加值不高等问题正有所缓解,当下本土制造业企业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正在加速成长。”

随着行业迎来利好,PE/VC机构对高端制造项目的关注度不断提升,纷纷加码投资,不少此前主投消费、TMT领域的基金也转道涌入。“大量机构涌入使得行业里出现了一定泡沫,部分项目的估值已经被推得很高。”王廷富认为,这对投资机构的研究判断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要能够理性分析高估值背后的真正原因,更重要的是,投资机构要有能力更早捕获到优质企业,以更合理的估值更早投进去。

此外,能否为企业提供更多赋能也是制造业企业尤为看重的,“不同机构投资时给的钱是一样的,但能带来的资源会有很大差异,当好企业的资本合伙人,除了有充足的粮草、领先的洞见,还要有一定的整合能力,通过构建自身的产业生态圈为被投企业带去更多帮助。”王廷富表示。

在对具体项目投资的判断上,他认为,公司毛利率能否达到30%是一个重要衡量标准。“毛利率低于30%的企业我们不会考虑投资,毛利率低说明企业在用低价拼规模抢市场,这样模式后续很难实现更大增长,我们更希望找到那些在技术、产品等方面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能够以较高的毛利率获得客户认可。”

此外,他认为投资的时间点也很重要,“最好的投资时机是公司产品刚刚得到标杆客户认可,获得行业标杆客户的认可能够证明产品的实力,此时销量尚未有大的飞跃,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是入手投资的最佳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