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兴富资本参与了江苏联测机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测科技”)的新一轮融资。

联测科技是中国汽车动力测试行业龙头企业,团队在选择投资方的时候与潜在投资人的过往项目进行了沟通,最终接受兴富的独家投资。

“过去做投行时碰到好的项目,要和很多家活跃的投行进行PK,最后还是要看企业的选择。出来做投资之后,发现我们真正想投的项目都能拿得下来。”让兴富资本董事长王廷富自豪的是,做PE投资之后的“拿单率”比早年做投行业务时有了明显提高。

王廷富曾任兴业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是国内首批保荐代表人之一,他还创办并主持了兴业证券的直接投资业务。

兴富资本的核心团队成员,也有多位来自兴业证券投行业务线和直投业务线的精英。

这样的经历让王廷富和他的团队拥有一批优质上市公司的资源。兴富资本成立之初,一些与团队成员相识多年的企业家成为兴富资本的首期基金出资人,并连续投资了后续的二期、三期基金。

“投资机构必须要扎实地把服务做好。在被投企业和合作伙伴中建立起良好口碑,才能够让市场认识到你团队的竞争力。”今年7月,兴富资本董事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

 

寻找隐形冠军

今年4月,兴富三期PE基金首单加码投资湖北中油优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中油优艺”),投资规模近亿元。

中油优艺主营工业危险废弃物、医疗废物的无害化处置,是全国前三大的民营医废危废处置企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兴富资本的过往项目信息后发现,其投资组合大部分为细分新兴行业的隐形冠军或前三名,典型案例如万得信息、文华财经、康博嘉、海四达、中油优艺、悠远环境、佛朗斯、斯瑞新材、第六空间、微领地、圣火药业等。

兴富资本的三个关注领域是TMT、环保新能源、先进制造,并已经在TMT方向的数据服务、先进制造领域的工业机器人等具体细分方向进行了矩阵式的布局。

做隐形行业冠军的资本合伙人,这是王廷富给团队的价值定位。兴富资本能够找到这些隐形冠军企业有三大原因:投资团队在新兴领域的深入研究、各板块已有核心资源的引荐、通过资源和服务能力为潜在项目带来的投后价值。

王廷富认为,相对于已经处在风口上的热门行业头部项目,细分新兴行业的隐形冠军企业对待公司估值的讨论更为理性,也更认同投资方能够给公司带来的价值。

倾向于做第二大股东

兴富资本一期、二期基金的出资人多是以上市公司创始人为代表的财富个人,从三期基金开始引入了更多的机构化股东。

今年4月,兴富三期PE基金完成8亿元资金募集,除一期、二期基金的出资人外,东沙湖基金小镇的元禾母基金和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开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基金的新晋投资方。

至此,兴富资本旗下主基金、并购基金、专项基金等多个基金的总管理规模已经超过50亿元,累计投资30多个项目。

兴富资本主要进行成长期和成熟早期阶段进行投资。成长期是指标的企业商业模式已成型并处扩张期、年增速在30%以上、在行业处于头部位置的企业;成熟期早期指企业则是那些增长速度相对放缓、但已经拥有相当市场规模和行业地位的公司。

“我们只做推手、合作伙伴。”王廷富告诉记者,团队在投资时基本都是独家投资或领投,倾向于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一方面保证公司管理团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另一方面又能作为主要股东有足够的话语权为公司提供建议和帮助。

2018年初,已经挂牌新三板的久正工学通过股票增发的方式募资超过4500万元,兴富资本成为公司的新晋股东。

久正工学在创业初期是一家视听设备支架设计制造商,后将业务范围延伸扩展至人体工学办公家具行业,转型成为人体工学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久正工学看中的不仅是兴富资本的资金,更有其背后的资源,包括其主要LP晨光文具旗下的中国最大办公一体化采购体系。据了解,晨光文具创始人陈湖文通过家族拥有的一家基金,出资参与了兴富资本的一期、二期和三期PE基金。

“我们对资本市场退出也有专业的理解,能够在这些方面为被投企业提供专业的服务。这是我们团队的鲜明特色,有能力在更多阶段帮助企业的成长和发展。”王廷富表示。

兴富的朋友圈

兴富资本在成立之初就搭建了一个“+合伙人”的平台,由来自上市公司、投行圈、投资圈的核心合作伙伴担任团队在各个细分领域的行业顾问。

这些伙伴中,也有相当一部分还成为了兴富资本的基金出资人,与团队形成更为紧密的合作关系。

2018年1月,兴富资本旗下PE基金完成对大数据服务商中数智汇千万元级别的投资。这笔投资的引荐人即是兴富资本基金出资人、万得信息董事长陆风。

与陈湖文一样,陆风也连续投资了兴富资本的一、二、三期基金。

中数智汇主要通过其自主综合数据信息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数据信息服务,产品和服务已深度嵌入用户业务系统,核心产品日常访问量达百万级。

“除了资本外,我们必须有拿得出手的加分东西,这是很关键的一点。我们做的事必须是靠谱的,能给企业带来更多附加价值。”王廷富透露,与兴富资本团队有紧密合作关系的行业龙头包括有万得信息、晨光文具、龙马环卫、先导智能等20多家企业。

除了上市公司的企业创始人,兴富资本的核心朋友圈还包括来自投行圈和投资圈的个人。兴富资本会和来自投行方面的团队共同为项目提供服务,与投资圈的合作主要表现在不同投资轮次的跟进。

2015年兴富资本成立时,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正值“PE+上市公司”热潮涌现。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5月至2017年6月的两年间,国内A股共有410家上市公司参与设立了473只“上市公司+PE”产业并购基金,涉及计划筹资金额超过7000亿元。

兴富资本在一期、二期基金募集时引入多位上市公司创始人,却拒绝了很多朋友关于合作成立产业并购基金的建议。

回忆当时的选择,王廷富分析说,在初始尝试后,发现上市公司参与发起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通常要围绕公司的发展战略服务,投资回报率并非基金的首要目标,这与PE投资机构的财务回报需求并不一致。

于是,当有上市公司伙伴找到兴富资本进行合作时,他给出的方案是由上市公司团队独立进行资金募集,兴富资本投资团队作为外部顾问提供投资咨询服务。

“包括LP在内的很多合作方也很看重我们这种新型投资银行服务的能力,这确实也是我们和合作方一直能够保持着深度合作的原因之一。”但在王廷富看来,团队的要务仍是和被投企业一起创造超预期的增长。